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国家高级摄影师

博主简介: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/ 中国民建中央画院院士/ 新浪微博自媒体作者/ 2012网易十大旅游摄影博主/ 上海国际“郎赛”终身成就奖获得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  

2012-01-05 14:57:45|  分类: 旅游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 

 

     

  吐峪沟。丁谷截焰。白水裂冰。千年文明汇心脉。一首古老的柔巴依说:利斧斫流光,利斧斩瀑布,利斧断火焰,愚人信可行。而吐峪沟在此便向世人展示了火焰为裂、天光为开的神迹。吐峪沟自北向南将火焰山纵向切开。一条白水 翠织的沟谷打烈焰之心蜿蜒铺陈,其姿谦谦,其风清凉。两亿年前的吐峪沟地区是一片浩渺的海洋,相去不远的“洋海”村,至今留存了这样一个气息湿润的地名。而今天,一切的海洋生物,莹白的贝,柔曼的鱼,只能以化石的方式拥抱印有海浪花纹的山体了。吐峪沟色彩分明的山体岩貌,地理学家称之为地球书页,当地人则叫它们五花肉,一个不太清真却通俗形象的名字。沧海、桑田是吐峪沟的前尘往事。峡谷、村落、麻扎、佛窟是吐峪沟遗存的现世奇迹。半山腰的公路是为人和车开辟的道路。谷底山涧是为溪流林樾安排的幽径。这两条路在即将入村的几公里内是完全平行的。其实还有第三条道路,是给长风和流云的道路。抬头即是,站在谷底尤是,那是山峡夹峙的一带晴空。吐峪沟的天空是天风的通途。 
         这三条路俯仰提携,构成了吐峪沟著名的清、幽、险、奇的峡谷风光。有趣的是,吐峪沟维吾尔语意即“走不通的山沟”。可以想见,在没有公路铺设前,这里就是一处世外桃源。但是现在,走了一遍这个走不通的山沟成了许多徒步者的新目标。
        自然的胜景是天工大器,村落的古貌则是维吾尔人的不朽智慧。这些古风犹存的吐峪沟民居,不乏三、四百岁的高龄者,它们依山怀谷、错落高低,完整地保留了维吾尔族古老的传统和民俗。穿行在巷子里,你会生出天荒地老的幻觉,仿佛吐峪沟始终是这般古老。而实际这永远只是变化中的一瞬,因之白驹过隙的人生,我们无法窥看全貌。进村的第一处景点即是霍加木麻扎。对于进入吐峪沟的每一个人,起点就是从代表人生终点的麻扎开始的。这一如亡者对生者的谆嘱。麻扎中最醒目的一座是七贤祠。传说公元七世纪,穆罕默德的五名弟子最早来中国传教,历尽艰辛,终于东行来到此地。当地的一个牧羊人成为了第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人。后来,安葬这六人及他们遗物的墓园被后人称为七贤祠。 吐峪沟历来是众多宗教的汇集地。今天两峡上的百余洞窟,就是昔日佛国的遗迹。吐峪沟千佛洞古称“丁谷寺”。这里最早的洞窟出现在晋、十六国时期,比敦煌千佛洞还要早百年。延至唐代,丁谷寺一度成为佛乐飘飘、烟火不断、游僧云集的佛国乐土。直到公元14世纪,伊斯兰教大举进入,佛教日渐式微。但千佛洞壁画文书毁圮无存的晚景,只是100多年前的遭遇,叩问一眼眼洞窟,西方探险家惯用了强盗的语言。若说到宗教对当地人生活的影响,我想到了在景区管理人员那里看到了一张有趣的照片。那是一张维吾尔人家典型的摇床。奇特的是这张摇床镌刻的图案,分别是代表佛教和摩尼教的符号。在这里,睡眠是受到祝福的,它成为了一种福气。而包容的吐峪沟人一定是有福的。如今,这张床早已成为了文物,不容易看到了。但吐峪沟随处看到的窗户,亦是一扇扇是文化和宗教交汇的窗口,那方格子窗剪裁的是汉地月华的纤浓。那菱花格子的,送来的是古波斯光明的致念。有了黄泥墙上的窗,遂有了吐峪沟人风清月霁的好时光。 吐峪沟。老树钻天。葡萄新发。春风枝上第一响。 “此间无物不古,惟人是新”。这些父辈守护过的果木,动辄百年。比方眼前的这株百岁古桑,依旧生气勃勃,不咳嗽,不眼花。每年6月,都要捧出一树或紫或红的桑子,簇花著锦,欣欣然若返童之老儿。与它岁在伯仲的葡萄就不同了。这些树龄百年的葡萄,拒绝再扮演甜蜜发嗲的角色。他们就此熄灭了繁华之心,甘自垂头敛目,结出或酸或苦,不堪一尝的果实,远遁在秋日的丰收之上。成为盘根虬节面貌高古的一行隐者。吐峪沟从前年便开始着手引进葡萄新种的计划了。对吐峪沟二百余户村民来讲,葡萄是主要的收入来源。新的葡萄苗来自山东日照。想年,蒲桃出胡家,而今,汉地葡萄胡地花。这是围绕一颗中国的大心脏,作的一次物种改良的小循环。桑榆,葡萄,石榴,还有一种其貌不扬的梨,吐峪沟的果木异香纷呈。与此相对的,是吐峪沟,无狗,无驴,无马,无鸡,除了牛羊,家禽牲畜单一,几无可陈。初到吐峪沟,乡音不通,市声皆无,连印象中乡村常见的鸡鸣狗叫,一概不闻,耳朵是一幅摆设。在村里走了一整圈,遇见村民,微笑是无声的。看见畜栏,牛羊的出没亦是无声的。连风,也是悄无声息的。黄昏的吐峪沟,连颜色都是沉默的。一望苍黄。下雪,那是两年前的事了。沟里人习惯了暖冬,雪花知趣的打火焰山的两翼飘走了。 
       善良的房东做了鸡汤给我们,不过不是吐峪沟的鸡,吐峪沟没有鸡。这是特意从斗鸡之乡鲁克沁买来的斗鸡。斗鸡--公鸡中的战斗鸡。即使煮成汤,那精道的肌肉也要和人的牙口再来番较量。在吐峪沟的第三天,是汉族传统的小年,我们从鄯善县买来了鞭炮。在房东家的老桑树下,我们点着了吐峪沟新年第一响。
         吐峪沟。邻里远近。黄发垂髫。并怡然自乐。一间大屋被土炕切去了一大半,留余的地面仅作行走周旋罢了。环视家中不过是一炕,一毯。炕上花毡,炕头火炉,炉上茶炊。人们大部分时间,偎坐在炕上,尤其在冬日,窗外北风萧萧,屋内温暖如春,主客把盏言欢,茶炊咕咕雀语。这时,若没有天大的事,你手头掰块新烤的馕,小口的喝着奶茶,一个下午的时光,满腹的计划行动,统统变得无所谓起来。这里是典型的农耕生活,土地休息了,土地上的劳作者休息了。一张一弛,自古之道。心安而理得。他们算不上富有,但他们有让外来人绝对不敢奢望的幸福。这就是吐峪沟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点从建筑上也可看出。这里人不藏富。每次上山,我们都会路过一户院子。院门总是锁着,锁头锈蚀,门前长满了杂草,看得出是废弃有年了。在我们来来往往几遍后,有人无意的用手去推这扇门,不可思议的是,门开了。锁只是虚落在门环上的。这只锁不知虚晃过多少经行在现实中的外来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除了一层厚厚的浮灰,房子正屋空荡荡。但从房子的一间小卧可以看出来,房子的主人并非有心遗弃他的房子。横支的竹竿上,挂满衣衫,颜色已灰土莫辨。一件大衣随意的搭在一只榆条筐上,筐子里杂拉拉装着:一盏油灯,一团毛线,半片坎头曼。好像它的主人,只是临时有事,顺手搭上了门出去了,随时就会回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沿着这家的黄土小阶,斗折上攀,则是屋顶晾台,从此处屋顶,很容易就走到了彼处屋顶,再由屋顶,拾阶而下,就坦荡荡的来到了彼户人家。这就是吐峪沟的民居,家家相通,户户相连,上下盘错,依势而走。这样的建筑语言,非圆通者不得为之。这样的互通结构,非和睦邻里不得借鉴。
        短暂的走访中,这种和谐和圆通被更多的放大到了每一家,每一户。麻木提家,96岁高龄的老奶奶育有六个子女。我们在她家中做客,老奶奶恰逢身体不适,养病在床,她的子女并配偶十二人团伺周围,端茶递水,周全入微。老人的长子也是古稀老之年了。像这样一大家人凑泊一堂,一定是什么不同寻常的日子吧,但是后经麻木提的孙子介绍,原来并非我们所想,如此一家人其乐融融是每天都有的事。侍奉老母,就像新疆人做“乃玛孜”一样自然。
       吐峪沟,一个蕴藏着千年文明的聚落,一个原生态闻名于世的小村,一个人情与礼性和谐、圆通的地方。

  

1.


  吐峪沟清真寺,宝石绿的宣理塔,擦亮新月的光芒,在这种光芒的照耀下,吐峪沟显得肃穆而庄重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2


  吐峪沟的霍加麻扎位于沟西岸的断崖上,墓园穹顶饱满,苍穹暮云流盼。图为麻扎一角 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

3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4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5

进村的第一处景点即是霍加木麻扎。对于进入吐峪沟的每一个人,起点就是从代表人生终点的麻扎开始的。这一如亡者对生者的谆嘱。麻扎中最醒目的一座是七贤祠。传说公元七世纪,穆罕默德的五名弟子最早来中国传教,历尽艰辛,终于东行来到此地。当地的一个牧羊人成为了第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人。后来,安葬这六人及他们遗物的墓园被后人称为七贤祠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

 6
  
自然的胜景是天工大器,村落的古貌则是维吾尔人的不朽智慧。这些古风犹存的吐峪沟民居,不乏三、四百岁的高龄者,它们依山怀谷、错落高低,完整地保留了维吾尔族古老的传统和民俗。穿行在巷子里,你会生出天荒地老的幻觉,仿佛吐峪沟始终是这般古老。而实际这永远只是变化中的一瞬,因之白驹过隙的人生,我们无法窥看全貌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8

和谐和圆通被更多的放大到了每一家,每一户。麻木提家,96岁高龄的老奶奶育有六个子女。我们在她家中做客,老奶奶恰逢身体不适,养病在床,她的子女并配偶十二人团伺周围,端茶递水,周全入微。老人的长子也是古稀老之年了。像这样一大家人凑泊一堂,一定是什么不同寻常的日子吧,但是后经麻木提的孙子介绍,原来并非我们所想,如此一家人其乐融融是每天都有的事。侍奉老母,在麻木提家就像做“乃玛孜”一样自然。

 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 9


  初到吐峪沟,乡音不通,市声皆无,连印象中乡村常见的鸡鸣狗叫,一概不闻,耳朵是一幅摆设。在村里走了一整圈,遇见村民,微笑是无声的。看见畜栏,牛羊的出没亦是无声的。连风,也是悄无声息的。黄昏的吐峪沟,连颜色都是沉默的。一望苍黄。下雪,那是两年前的事了。沟里人习惯了暖冬,雪花知趣的打火焰山的两翼飘走了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 

 10


  夕阳下的坟冢,成为吐峪沟的景观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

11

转身,疑似仙女落凡间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12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13


  吐峪沟的生土民居,有着1700年的历史,是展示维吾尔古老民俗和传统的立体册页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 

  

14


  从这一扇窗户望进去,吐峪沟维吾尔农家小院的一切依稀可见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15


  沧海、桑田是吐峪沟的前尘往事。峡谷、村落、麻扎、佛窟是吐峪沟遗存的现世奇迹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16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

 17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

18

吐峪沟唯一的一名维吾尔医生,他通过把脉和聊天诊断病情,食疗和望闻问切的这一套中医诊断手法,原来在吐峪沟的维吾尔医那里也早有了。

【原创】火焰山下 - 人海飘过 - 徐金芳(人海飘过)摄影博客

 

吐峪沟:一个至今还保存着维吾尔族最古老的民俗风情、闪烁着“黄粘土文化”光芒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,一处海内外穆斯林敬仰神往的圣地,她永远是宗教历史文化艺术界学者驻足的驿站...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89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